博文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

---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 ​他吃不起饭了,联系了老朋友,还没开口,朋友就诉苦,疫情严重啊,生意不好啊,他儿子500块钱一节的钢琴课都给停了……讲得痛心不已,真真对不住祖国的花朵,未来的希望。 ​他挺惭愧的,自己只是没饭吃了而已,人家小孩连钢琴课都上不了了。 --- 不到六点起床了,去麦当劳吃了个打折的早餐,然后慢悠悠地走去公园。同样地,用娴熟的姿势翻墙而入,然后保安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呕吼“喂喂喂~”我特么又不叫“喂喂喂”,懒得理会,头也不回走上山去。有本事就跟着我跑山,追得上算你有本事。 ​这个社会病得不轻!网吧、健身房等室内场所封锁就算了,森林公园这种纯户外的,人密度极低的场所也要一刀切!还有偌大的四百米塑胶跑道,一封就要十年了。知道花了纳税人多少钱吗?就那样风吹雨淋给领导看,就不给你们平头百姓用!还美其名曰,为了你的健康着想,不要去公园爬山,不要去操场跑步,不要打篮球,游泳。得,但凡是个健身场所,都用来搞方舱了,三四百钱一天,算盘打得叮当响。 --- 凡是看过乌鲁木齐火灾视频的,内心都会打一下鼓。自己真的愿意用一辈子去买一只钢筋水泥笼子来圈养孩子吗? 你不是主人,只是一个付费的业主、租户。一个保安就能让几万人出不了大门口,说焊你门就焊你家大门,说封锁你的逃生通道就不留余地封锁死。 你以为下跪就能换取同情?笑话!他们才刚开始享受控制社畜的乐趣。 疫情三年却是​孩子的一生!他们就在这种人为营造出来的白色恐怖中度过。所谓的富足、自由只在新闻联播里演过。最后在一场冲天烈火中被烧死,被浓浓的黑烟熏死。 他们临死前无助惊恐,只能哭着喊妈妈救命。而他们的父母可能在一个叫方舱的地方隔离,稚嫩的童音如何能穿透厚厚的铁门和滚滚烈火,换来父母的拥抱和一句“爸爸来了,不用怕了”呢? ---

梦到脱衣舞娘

刚刚做了一个梦,在梦中被感动得落泪,心里难受,然后就昏昏沉沉地醒来了。屋外街道甚为吵闹,以为已经天光,没想到才凌晨不久。唉,这个睡眠,一言难尽! 先回忆点梦境吧。毕竟像这种有精彩演出和剧情的梦确实不多见。总体来讲,有点类似无间道+脱衣舞娘+反转煽情的剧情。有很多自己熟悉的东西,更多的是超乎我预料的前所未见的舞台效果和剧情。怕不是电影导演,用文字真无法形容出来。 梦到的脱衣舞娘们为了挽回生计或拯救什么,背水一战啥的。初上场的舞者有男有女,燕瘦环肥,服装暴露怪异,动作庸俗且不协调。逗得台下观哈哈大笑,都都啥玩意儿?紧接着,他们却杀招齐出,类似高难度的空中杂技,一群人堆叠罗汉而起,又在空中落下,最终与地面的人无缝衔接。其中的“后弯跳水”与”空中瞬停借力“的场景,令做过瑜伽老师的我都叹为观止,观众们的反应自不必说。这算整个梦境中较为圆满的一环。 还有一段俗套的爱情救赎故事。表面女方亲手把变态性瘾男送进监狱,却许下以身相许、不离不弃的誓言。这?仔细回顾了下,我最近确实没有看任何爱情电视电影啊! 当然,还梦到一位现实中帮助过我的兄弟原型,他是一个讲义气的底层男,为人冲动但爷们,懂人情世故,粗中有细。然而,风云变幻,攀登不成,变成弃子,内心愤懑,诸多不甘,想要挽回尊严,却渐行渐远。小人物的奋斗故事,自己何尝不是。 —— 电脑打字,竟然有点不习惯了,手法很生疏,估计要训练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找回当年,文字如流水般的感觉。 2022年11月26日

今天晨练了,要活下去

今天去公园晨练了,爬了一圈小山坡,又慢跑了两个来回,做了十来个引体向上。晨练的感觉挺好的,就算去不了健身房,能在公园活动一下也是挺好的。 体能已经掉底了,更不用说最佳的肌肉形态了。这两三个月的健身投资算是白费了。 本人是那种不能健身会死的人,所以特别憎恨没自由的封控。 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健康生存的权利,不应被剥夺自由和安全。 慢跑时发现公园的凉亭下,一个女人坐在石板凳上,呆呆地望着人工小湖。我进入公园时她是那个蜷缩的坐姿,我离开公园时她还是那个背对着人的坐姿。整整几个钟了,难道她的时间静止了? 好奇之下,多看了一眼,发现女子约莫四五十岁,双脚踩在石凳上,双手抱膝,地上是散乱的鞋子和几个不知道装了啥的塑料袋。她的上衣好像是一块灰色的被单,裤子是宽松的红色的,头发发黄,夹杂着很多白发,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。该不会是“流浪汉”吧?又湿又冷的雨天晚上,也是在这里度过的吧?背后有什么悲惨的经历吗?这个社会有没有她的容身之所?有没有好心人给她一点吃的?能不能帮她找到家人、亲戚?我无法再联想更多,因为自己也是泥菩萨,也害怕流落街头,疯癫失常,孤独病死。 究竟什么才是正能量?如何才能活得有尊严? —— 手机打字 2022年11月23日

视频通话

父母辈文化程度低,数码科技、网络操作之类的东西很多不懂。而我们年轻一代,经常玩电脑,了解网络,有什么不懂的,立马 google 百度一下。 但千里之外,妄图通过语音教会老妈子安装、调试网络 WIFI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因为她不知道哪个是路由器,哪个是光猫,连音响盒子和电脑主机都分不清楚。 事情起因是老妈从城里刚回到乡下,就打电话给我,询问我家里 WIFI 密码。一楼的网线被我插在台式机上了,而桥接的路由器并没有接通。 只有电话是说不清楚的,于是让她打开微信视频通话,然后我告诉她,网线在哪里,应该插到路由器哪个蓝色的口,去二楼查看光猫和总路由器是否工作正常。 最后竟然还被她的 iphone 卡了一下,她一直说密码不对,我就让她截图过来。我看了才知道是她手机信号不够好,苹果手机都提示她,让她尝试靠近点再连接 WIFI 花了十来分钟,终于连接上网络了,我心里觉得有点喜悦,并没有任何不耐烦。假如一点小问题都没有办法帮家里人解决,那么要自己有何用? 过了很久,忽然想到电信卡的流量,于是顺手查询了一下。竟然发现还有 59G ! 整整一个月,一家人竟然只用了不到 3G,这把我震惊了。因为老家办的宽带是强制绑定手机号码和副卡的,所以一家人都装一个副卡,共享流量。 因为我的外出(用流量来看电影了),那个月流量超标了,一整年都没遇到这种事,老妈就慌了,超额的流量太贵了,把她吓得谨小慎微,竟然不敢刷抖音和K歌了!老妈是最喜欢“全民K歌”了。难怪大半夜的回到家,竟然不顾疲劳,第一件事就是搞 WIFI ! 顿时有点心酸。 等她睡后,我给她发了消息,告诉她流量很充足,不需要节省,该刷抖音就刷,该唱歌就唱,会有流量短信提醒的,最好每个月都用完流量,不要替电信节省…… —— 手机打字 2022年11月21日 补充:  小时候看电视,知道外国竟然有可以看得见人的电话机,那时候太惊讶了,千里之外竟然可以像面对面那样通话,同时看得到对方,太神奇了。 那时候想,如果家里有这么一部电视电话该多好,那样的话,就可以经常见到父母了。因为很多个年关,他们甚至不回家过年,自己一个人感觉不是滋味。 如今,视频会议工具很强大,甚至整个公司的人都能够在线开会。然而,人与人之间,却没有走得更近,情感日趋淡漠。 世界好像触手可及,朋友却越来越少。夜深人静,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促膝长谈的知心朋友了。大家都在线,却都在“忙”

站在鸡蛋一边

瞎折腾,所以一夜无眠, 还是失眠,所以一夜折腾? 这种周期性的睡眠紊乱,让人甚为烦躁。 不仅影响学习、工作和生活,还有害身体健康。 本来,通过健身、瑜伽、徒步、登山等活动,就可以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,身体强健,时时愉悦。 无奈,“疫情”种种,导致美好的生活一去不返。内心充满焦虑、抑郁,甚至绝望。 不能健身和户外的日子,一度低迷,找不到任何方向,什么都不想干,像条咸鱼般躺平着,总是很疲惫很困倦,常常睡得昏天暗地,也时时头痛欲裂却怎么也睡不着。 人到中年不如狗,可几年前还明明意气风发,总觉得潜力无限,明天会更好,预支一点又如何?人生富贵险中求…… 潮水退去,只有自己光秃秃的,输得内裤都没有了,尴尬,社死。 一个人的资产数字,就是他的信用指标。建立信用,犹如登天。信用崩塌,却是瞬间的事,并且“墙倒众人推”。 终于,理想幻灭了,只剩下求爷爷告奶奶的苟且偷生。 "悟已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"  我们应该"老当益壮,不坠青云之志" 俗话说,好死不如赖活着,坚持就是胜利,活着就很不容易了。 对自己好点,对别人宽容点,宁可多个酒肉朋友也不要招惹敌人。 掉进粪坑,务必闭嘴。 老狗老狗,自当远离。 人性本恶,好自为之。 …… 天亮了,该睡了,早安! 2022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手机打字 —— 因为把官方通报和女孩被绑的截图发到微信朋友圈,顺便写下一句询问:  “防疫工作人员不是执法警察,这样捆绑俩女生应该是非法的吧” 发出去以后,没有任何回复。本人也习以为常了,微信朋友圈有没有限流不知道,但是只能自己看得见,别人都看不到的事情是很常见的。 果然,用第二个手机查看证实,确实被屏蔽了。 然后顺手截了图,在朋友圈吐槽了下。可能因为两女被绑这事流传得比较广,有几个人回复了,其中两位广州的女士,表达了愤慨,一个说换了她是防疫人员,先揍一顿再绑起来。另外一个则表达了两个女人不仅扰乱治安还故意放毒,罪有应得。 并没有人关注“防疫人员犯法”之事,也没有人关心两个女生为什么要冲出去(好像是为了拿外卖),更没有人联想到权力的制约,援助弱势群体等等。 我觉得挺有意思,本来想问问他们,假设一下,如果是开车带刀的男子为了给刚出生的孩子买奶粉,防疫人员会不会一拥而上,捆绑他。 假如是一个一米九的壮汉,穷凶极恶那种,要冲关,群众会不会一拥而上,捆绑他。 还有太多的假如,并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