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主要内容

对自己说的话

 2007年01月22日 11:36

  对自己说的话

  我们羞愧,因为对不起刚上大学时候的豪言壮志;我们后悔,因为做了很多错事;我们愚昧,因为我们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错误;我们悲哀,因为不管自己还是他人都看不到你的进步;我们绝望,因为眼睛近视得看不到前方一点点光亮;我们痴妄,因为每天夜里都发着春梦;我们麻木,不管对自己还是他人都丧失了尊严和责任…… 

 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。终于意识到,二者不得不选一。往事已矣,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。大学一年半的挥霍只是增厚了我的脸皮,败乱了心绪。终于我又把自己置之死地了。俗话说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。就我这种状况,我该怎么个后生法呢?对自己的要求一天天的降低,以致低过自己能接受的底线了。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迷失了。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喜欢些什么,不知道目标在哪里,没有特别的低沉,没有特别的狂热,没有认真,没有失神…难道真的要用“行尸走肉”来形容?没心没肺不要脸,还像个垃圾桶净装不吐。我很想用天下间最恶毒的话语来抨击自己,而我发现对我所犯下的罪都不为过。不知道大学里太善良了,还是太虚伪了。我没有得到正确的神经反射。

  但是我心里明白。我现在的颜色是灰色的,早就没有了以往的红和白。走在哪个角落都觉得委琐与这个色彩明丽的大学格格不入。我知道,我走到了边缘。

  突然发现,我什么资格都没有。连自杀的资格都没有。在西方,很多人认为自杀是最大的罪过。因为我们都是上帝制造的,不能不对别人的赠予负责任。所以,我的身体不仅仅属于自己的,我也得对别人负责任。我没有资格去爱,因为我太懒惰了。爱,是需要学习的,是需要资本的。我放弃了去学习的机会,我虚度时日耗尽了资本,我还辜负了那么多人慷慨的期待。我有什么资格去爱?我没有资格去同情,因为自己比别人可怜可叹得多。感激那些对我直言不讳的人,感激那些没有伸出手来拉我一把的人,因为他们也没有施舍怜悯给我,让我还有挣扎和困窘的本能感觉。我没有资格逃避,……   

评论